{{reserve_alt}}

最近两年,在中国社交媒体中,珍珠正在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走红。 它是时尚博主OOTD中的点睛单品,也是抖音复古视频里人间富贵花们的首选配饰,而翻看今夏小红书女孩们的每日穿搭,也常能看到它的踪影。

有人把它和素金手镯叠戴,莹白的珠串和闪耀的金镯在纤细的手腕上晃来晃去;有人则玩转极简通勤风,颈间单戴一条几毫米珠链,耳上缀一只小小的珍珠耳钉。 一直以来,作为一种古老的有机宝石,珍珠在女士的首饰盒中虽然占有一席之地,但鲜少成为主角——它不像钻石,可以和爱情寓言终身绑定,也不像黄金,在装饰之外,有着恒久流通的价值。

不过,近几年来,随着行业产品呈现的多元化,兼具保值属性和时尚属性的珍珠,逐渐开始走红。

虽然不能和黄金、钻石相提并论,但在以年轻人为主的饰品市场里,珍珠的热度正在升高。

01 、有机宝石的走红

2020年,被称为直播电商元年。

在这一年里,乘上这股东风的,除了美妆、服饰等大众商品外,一些看似小众的品类也驶入发展快车道,「有机宝石」珍珠就是其中之一。

第一波走红从直播间开蚌取珍珠开始。你一定记得,在某个时期,短视频平台上充斥着大量的开蚌视频,那些主播坐在镜头前,在激昂的解说声中,撬开蚌壳,有时能得到光泽闪烁的浑圆珍珠,有时则是略带瑕疵。

抛开品相优劣,在直播电商初期,这种近似赌石体验感的直播开蚌,确实以意想不到的角度,带火了诸暨珍珠产业。

而以此为契机,淡水珍珠的时尚属性也逐渐显山露水,在直播开蚌以外,珍珠作为珠宝饰品出镜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有报道显示,在2020年,受益于直播带货,华东国际珠宝城交易量达750吨,整体线上交易额同比上涨50%。

至2022年,珍珠热度更是有增无减。数据显示,2021年时,小红书上与珍珠相关的笔记达190W+篇,至2022年,小红书上与珍珠相关的笔记达360多万篇,与珍珠相关的商品达到38万+件。

这波热度甚至吸引了不少本土珠宝品牌投身珍珠饰品设计。

此前,中国珍珠行业生产企业众多,但缺少广为人知的珍珠品牌,大多都是以出口为主的散珠、串珠,或是以珠宝设计师和工作室为主的小型企业,但近年来,包括周大福、周生生等在内的诸多本土珠宝品牌,都陆续推出了珍珠饰品,其中不乏爆款单品的诞生。

从去年小红书女孩人手一款的珍珠福牌手链到今年走红的白百何同款通勤风锁骨链,珍珠颇有晋级饰品界新网红的趋势。

02 、价格上行,产量下行

涨价。

这是走红之外,最近两年珍珠爱好者们体感最清晰的另一个趋势。

据央视财经报道,自2018年以来,珍珠收购价格连年上涨,而不少珠宝深加工企业都在加价收购,其中,珍珠收购价同比上涨30%左右。

不过,和一路上扬的价格相反,全国珍珠产量却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来自浙江省珍珠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淡水)珍珠产量为120万公斤,到2020年下降到100万公斤,2021年为80万公斤。

一名珍珠爱好者表示,去年买珍珠时就觉得价高,没想到今年更贵。

事实上,不只是淡水珍珠,这波涨价潮甚至波及了贝珠和塑料珍珠。一名从事汉服配饰制作的手工簪娘表示,去年以来,珍珠价格上涨,使得不少簪娘开始转向价格低廉的仿珍珠。

而之所以出现价格上涨,产量下降这种现象,主要是因为过去几年里,不规范的珍珠养殖导致了严重的水污染。自1958年中国淡水无核珍珠养殖实验取得成功以来,便开启了中国珍珠养殖业的新纪元。彼时,这种主攻每个母贝产出多颗、且成珠率更高的淡水珠养殖技术,一度满足了全球90%的珍珠需求。

然而,以出口为主的中国珍珠产业,难免陷入高产低价的漩涡。数据显示,中国淡水珍珠产量占全球90%以上,但销售额仅占全球珍珠业总销售额约8%。

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珍珠养殖业都奉行薄利多销的策略,这也使得早期养殖企业们,大多采用粗放式发展、高密度养殖的方式。

在这种养殖模式下,渔民们大量投喂肥料,虽然实现了更高的经济效益,但也导致了严重的水体污染。

为了避免污染扩大,以及防止珍珠养殖业涸泽而渔,2016年起,诸多养殖大省都出台了禁养条例,其中,浙江诸暨的珍珠养殖规模每年以20%的速度递减,从2017年的100多万亩下降到2021年的40多万亩;湖北省在出台文件后,养殖场从高峰时期的二十多万亩降为四万多亩,面积缩减了近八成。

产量的缩减使得淡水珍珠批发价一路走高,又碰上直播电商的加持,珍珠一时之间,迎来发展的黄金时期。当然,也有分析人士指出,除了珍珠产量下降导致的供需不平衡外,近年来由于各种设计和佩戴场景的增加,也令珍珠价格越加坚挺。

去年11月,珠宝品牌Tiffany和街头潮牌Superme曾推出系列联名商品,其中一款售价1250美元的珍珠项链,在发售后成为该系列最夺目单品,上市后该珍珠项链在二级市场价格大涨36%至1700美元,是supreme继2018与 The North Face 联名后,在二级市场的又一次价格巅峰。

另外,据日经新闻报道,在日本,由于佩戴珍珠的「珍珠男子」的出现和「可持续利用」意识的提高,珠宝店珍珠商品的涨价趋势也不断扩大。

03 、品牌化仍任重道远

不过,即便中国淡水珍珠乘上了电商直播的快车,但距离实现品牌化,仍有漫长跋涉。

当前,中国市场的珍珠热,分为两类,一类是饰品热,一类是珠宝热。其中,饰品消费,多是国产淡水珍珠,价格近年来虽然走高,但也只是装饰品的价格,而国民珠宝消费,大多倾向于购买来自日本的Akoya珍珠以及来自南太平洋海域的澳白。

这两种消费的区别,非常明显,消费者一般认为,前者等同于施华洛世奇等轻奢饰品品牌,多为搭配而存在,而后者,才是具备流通价值的珠宝。

基于这种观念,国产淡水珍珠的价格与舶来海水珍珠的价格,也天差地别。根据UN comtrade数据,中国珍珠制成品出口单价平均每千克30-80美元,而日本珍珠制成品出口单价为每千克5000-17000美元,个中差距可见一斑。定价之外,从品牌性上来说,日本Akoya珍珠也远胜国产淡水珍珠。

众所周知,珍珠作为有机宝石,不易保存,所以市场流通价值比一般宝石要弱。

日本Akoya珍珠为了维持稳定的价格体系,有专门的行业协会调整价格,同时还有专利授权控制生产规模,以保证珠宝稀缺性。所以,即便淡水珍珠物美价廉,消费者也更倾向购买Akoya。

另外,国内淡水珍珠产量虽高,但却鲜少用作珠宝需求。根据中国珠宝行业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美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珍珠消费市场,日本全年珍珠产量50%以上出口美国。中国虽然也是珍珠产业大国,但更多用于珍珠粉药用和妆用需求。目前,美国人均珠宝消费1337美元,日本人均消费珠宝1562美元,而中国人均珠宝消费只有142美元。

基于此,淡水珍珠目前尚未跑出强势珍珠品牌,而日本却诞生了如Mikimoto和Tasaki 这样的高附加值品牌。

其中,Mikimoto定位高奢,有着珍珠之王的美誉,入驻的也多是顶奢商场。根据华创证券的研究报告,截至2022年1月9日,Mikimoto 在全球拥有117家门店,其中日本79家,海外 38 家,开店足迹涵盖曼谷、伦敦、纽约、港澳、北京、上海等地。

而其在中国入驻商圈也均为一线城市顶级奢侈商场,从南京德基、上海恒隆到北京SKP再到深圳湾万象城,所及之处既富且贵。

相较之下,努力进行品牌化发展的国产珍珠们,活的都颇为艰难。

山下湖旗下注册品牌千足珍珠,在2006年时曾销售近8万件珍珠饰品,斩获千万营收,但后续乏力,珍珠营收连年下滑;创立于1988年的阮仕珍珠,在国产珍珠中品牌化较为成型,定价也偏中高端,但天猫旗舰店粉丝数仅为12万。

04 、珍珠的流行周期

珍珠正在成为珠宝品牌寻求突破的新窗口。

自2019年以来,珍珠在公共场合的出镜频率越来越高,从说唱歌手的心头好到Netflix热播剧里的高频单品,珍珠正在迎来新的流行周期。

纽约Mastoloni珍珠公司的弗兰在201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有机宝石的流行周期通常为七年,他所接受采访的2018年,是七年流行周期中的第二年。

在此之外,英国《金融时报》以及《福布斯》都曾预言珍珠的流行趋势,一家研究公司甚至预测到2025年,全球珍珠产业将增长13%。

不过,国产珍珠们能否赶上这个周期仍是大问题。从珍珠饰品到珍珠珠宝的迁徙,其实不仅仅是价格的不同,在定价之外,珠宝所拥有的「传承的品牌故事、严格的品控、前卫潮流的设计以及深度绑定创始人所带来的消费者信任」,才是品牌附加值的来源。

而这对国产品牌来说,是一个漫长的培育周期。珠宝本身就有着因稀而贵的特点,所以天然的、稀少的,才是珍贵的,而国产珍珠长久以来就奉行高产低价,所以价格体系也混乱非常。

当前,以周大福、周生生等在内的珠宝品牌们虽然也不断推出珍珠产品,但不过是本着占据其中一个细分领域的心态。而专攻珍珠产品的国产品牌,虽然在设计和珍珠品质上多有关注,但囿于非标品的属性,难免消费者信心不足。

从大的环境来说,本土珍珠品牌们仍没有脱离激烈的低价竞争,从阮仕珍珠到周大福、周生生,本土品牌距离将珍珠饰品革新为珍珠珠宝,仍需时光磨砺。

本文由 @用户投稿 发布于 2022-09-20。

本文系 @用户投稿 原创发布在 米粒谷。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本文地址:https://www.miligu.cn/2022/09/47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