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ve_alt}}

女子电竞,目前属于典型的“三缺”行业:缺专业赛事、缺赞助、缺流量。

编辑|原野

微信公众号: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一名女子电竞选手的遭遇,最近引发了讨论。

甜甜珂,《王者荣耀》国内知名电竞选手,近日被曝出不能参加国内最高水平联赛KPL选拨。因为她是女性。

长久以来,女性在职业电竞领域都处于偏弱势的地位——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足球、滑雪等体育赛事中。今年1月,中国女足夺得亚洲杯冠军,一度引发全民狂欢,也把女子和男子在收入上的显著差距(女足的热闹,又是一场快闪?),摆在了台面上。

女子电竞的处境比女足差远了。它目前属于典型的“三缺”行业:缺专业赛事、缺赞助、缺流量。因而从业者的收入也普遍偏低,多数女性战队成员的年薪在10万左右,这仅仅相当于男性选手的月薪。

在舆论发酵之后,甜甜珂目前已经确认可以参加KPL选秀。这场小小的风波很快就会被世人忘却,甜甜珂得到了继续前行的资格,也收获了流量,堪称赢家。但对于男女地位悬殊的电竞行业,其实什么改变都没有发生。

01 电竞不分男女

如果说网瘾少女是一个女孩电竞梦的起点,那么与全国乃至全球最优选的选手同台竞技,并拿下重要赛事的冠军,就是它的一段终点。

虎牙主播甜甜珂正在向终点努力着。

甜甜珂真名蒋雨珂,出生于2002年。2019年,她与虎牙签约,成为一名《王者荣耀》游戏主播。参加职业赛事一直是甜甜珂的梦想,2021年,她加入有“国内第一女子俱乐部”之称的RE-Girls,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目前,她已经跻身国内最顶尖的《王者荣耀》女选手——在去年12月举办的首届《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中,她随队获得了年度总冠军。

{{reserve_alt}}

拿下女子赛事的好成绩之后,她开始进军下一站:代表国内最高水平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

但一则新闻,把这位年轻女孩推向了风口浪尖。4月28日,有微博用户爆料称,因为女子赛道已经开通,女性选手暂时不能加入KPL。这意味着,甜甜珂的KPL之路将止步于试训阶段。

目前,甜甜珂在男子俱乐部“LGD大鹅”参加试训,这是为了参加选秀而做的准备。

选秀是电竞选手进入KPL的主要渠道。2018年开始,KPL推出了选秀大会。规则与NBA选秀类似,上百位候选人通过一系列的竞争后,由各战队来挑选合适的新秀。如果有战队愿意为新秀提供合同,即选秀成功,没有则意味着落选。通过选秀之后,选手们才有资格参加联赛。

{{reserve_alt}}

“女选手不能参加KPL”的传闻迅速发酵之后,该赛事也被众多网友指责涉嫌性别歧视。

不过,当天稍晚,LGD大鹅发布公告确认甜甜珂可以参加KPL选秀。随后甜甜珂个人也发布微博称:“先前对规则有不理解的地方,后续经过确认是可以参加选秀的。"

至此,关于甜甜珂是否有资格继续参赛的讨论暂时告一段落,但关于电子竞技中可能存在的性别歧视,却引发了更多关注。

“略大参考”查阅了KPL与选手有关的规则,并未发现有关于性别的规定。

比如,2022年春季赛规则中,仅要求了参赛选手需经过KPL行业自律的相关培训及自律检测,考核合格并通过自律检测,获得电竞行业自律证。在去年9月的一次规则调整中,KPL也仅增加了参赛选手需年满18岁的规定,并不涉及性别。

也就是说,虽然KPL历史上还没有过女性选手,但理论上,女性选手是可以参加KPL联赛的。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知名电子竞技赛事都不会对选手的性别做出限制,部分优秀的女选手也长期活跃在赛场上,与男选手同台竞争。

比如加拿大星际争霸2选手scarlett,中国粉丝称其为“噶姐”。她曾是一名双性人,在14岁那年,通过手术成为了一名女性。多年来她一直与众多顶级男性选手正面较量,由于在赛场上屡次战胜中国选手李培楠,观众甚至戏称scarlett是李培楠的“妈妈”。

{{reserve_alt}}

在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中,scarlett战胜一众男子选手夺得冠军,成为首位获得星际争霸2顶级大赛冠军的女选手。

2019年,年仅23岁的中国选手李晓萌在美国加州夺得了《炉石传说》特级大师赛冠军,获得高达20万美元的奖金。她也是首位《炉石传说》项目世界大赛的女子冠军。除此之外,国内的徐秀智、小苍、Geguri等女性选手都曾长期参加着所谓的“男子组比赛”。

由此可见,如果KPL真的拒绝甜甜珂参赛,这既不符合自身规定,也与电竞行业内的普遍做法相悖。但KPL的受众中,不乏有人相信这类现象的存在。资深观众张虎猜测,此举可能是为了避免顶尖女选手进入KPL,而造成女子赛道流量的流失。

在去年6月的腾讯电竞年度发布会上,腾讯电竞宣布,为推动女子竞技发展,《王者荣耀》将开辟独立的女子赛道。并推出了首个官方女子专业赛事,即《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

{{reserve_alt}}

而甜甜珂和其所在的RE战队正是第一届公开赛冠军。对于一个新出生的赛事,刚刚夺冠的明星选手转头就跑去另一个赛事,这显然不是主办方愿意看到的。

02 女子电竞,还是女团?

“整个女队市场都挺难的,不止我们这一家。"甜甜珂所在的RE-Girls女子电竞俱乐部经理沐子曾这样感慨。

沐子透露,相较于同级别的男子选手,女子选手收入大概只有男子选手的十分之一。而京东女队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女子电竞选手的年薪普遍在10万左右。这一数字与普通上班族接近,但职业电竞选手的职业寿命往往只有3-5年,是典型的“青春饭”。

在赛事奖金上,女子赛事的数额也远低于“男子赛事”。第一届《王者荣耀》女子公开赛总奖金为230万元,而同一年KPL的总奖金池高达1880万元。

{{reserve_alt}}

但如果跟其他游戏相比,《王者荣耀》的女子选手已经算境遇不错的了。截至目前,《英雄联盟》《绝地求生》《反恐精英》《炉石传说》等游戏,在国内都没有大规模的女子官方赛事,大量女子选手处于无比赛可打的境地。优秀的女性玩家几乎都会选择做主播,而不是参加并不怎么职业化的职业队伍。

这个冷清的市场曾有过短暂的火热。

2015年左右,大量女子赛事和战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彼时的企业纷纷下场,比如龙珠TV就创立了“龙珠女神挑战赛”,一直眼馋电竞市场的京东也举办了“京东游戏妹子杯”,还创立了多个游戏项目的女子战队。与此同时,国内几乎所有的知名的电竞俱乐部都在组建自己的女子战队。整个行业在快速崛起,各方都试图从这一新兴的领域中分一杯羹。

但随着电竞产业规模的快速增长,女子电竞却没有随之蓬勃发展,反而出现了掉队。2018年后,由于缺少商业赞助,赛事缺乏关注度,大量女子战队解散,大量赛事停办,女子电竞逐渐遇冷。

处在十字路口的女子电竞,自此走上了一条偶像团体的道路,不少人称之为“挂羊头卖狗肉”。

女子电竞偶像化的尝试出现得很早。2015年,女子电竞战队TFG成立,团队成员全部是来自北京高校的毕业生和在校女大学生。从宣传海报可以看到,战队成员普遍外形良好,海报风格类似偶像女团。

{{reserve_alt}}

TFG战队起初主攻《英雄联盟》,而后又开设了《王者荣耀》分部。一个值得寻味的现象是,在游戏直播时,绝大部分画面都给到了选手个人,游戏画面仅占了屏幕的一小部分。从画面的比例就能看出,展现选手个人魅力,其重要性显然高于游戏内容。

后来,这种女团式的定位就成为了国内女子战队的通行做法,比如京东女队、国内老牌知名电子竞技俱乐部VG旗下的VGirls战队,走的也都是浓浓的女团风。

在各大俱乐部招募电竞队员时,选手的游戏水平也不再是唯一参考标准,甚至都不是最重要的标准。

网友爆出的某战队招聘信息显示,《英雄联盟》女子职业队员的招聘要求中,除了常规的游戏分段要求,还多了身材、形象、以及唱歌跳舞的才艺要求。

{{reserve_alt}}

在LGD女子战队发布的招聘消息中,也明确要求候选人附上三张以上的生活照。

资深玩家徐龙表示:“LGD对女选手段位的要求是白金1,这个段位连我们学校的战队都进不去。即使是对女孩来说,这一标准也太低了,根本不可能打出成绩。“

女子电竞战队TFG的经理郝宇在2017年时曾表示:“如果投资人面前放着两份简历,其中一个女孩长得好看,另外一个女孩技术好但相貌不佳,投资人肯定会选择第一个女孩。"

显然,女子电竞的模式已经逐渐畸形。它的看点并不在选手的职业竞赛实力,游戏已死,它只是一张皮,遮掩着“荷尔蒙经济”的本质。

03 出路

甜甜珂暂时火了一把,但对于她在KPL的前景,玩家们并不看好。

“我看过甜甜珂的比赛视频,她的水平与顶级男子职业选手相差太多。"玩家张虎表达了对她竞技水平的不屑。在各大游戏社区,许多玩家也对甜甜珂的职业之路提出了质疑。

虎扑网友青芒表示:“职业招青训一般要求巅峰2600分,当前排名前50和定榜前100,甜甜珂一样都不符合。”网友无心的评价已经较为乐观,他认为甜甜珂作为替补偶尔上一场还是可以的。

一个现实的情况是,在电子竞技领域,男女差距巨大是不争的事实。

2019年2月,《英雄联盟》LCL赛区(俄罗斯赛区)来了一支特殊的战队:Vaevictis eSports(VS战队),这是一支纯女子战队,她们并没有参加女子联赛,而是和其他男选手同台竞争。尽管勇气可嘉,但结果十分残酷,VS战队一路被打成十三连败,比分最夸张的一场达到了2:52。

{{reserve_alt}}

在国内《王者荣耀》赛事中,也曾有全女性阵容参加“男子比赛”的案例。

《王者荣耀》战队火豹曾以全女性的阵容进入KPL下一级的K甲联赛,但在进入K甲后,火豹战队将选手全部换成了男选手。此举意义显而易见:以女性战队身份抢占名额,然后换上更有竞争力的男选手去冲刺。

《王者荣耀》职业选手初风曾经表示:“确实没有明令禁止女选手参加KPL联赛,但你去问哪个青训队会要女生?同水平的男生一大把,为什么要找你?”

在这样不友好的大环境之中,沉默的女性电竞选手们,大多会选择直播作为主业。相比难以出头的竞技场,她们在直播间里显然更有优势。优秀的外表加上高超的游戏技术,很容易在短时间内吸引粉丝。

而礼物收入远比未知的职业生涯来得可靠。

在虎牙平台,一位10万订阅的中腰部游戏女主播每周礼物价值就高达5.46万。按平台与主播55分成计算,每月收入就高达10万元。而据解说瓶子爆料,KPL普通首发选手的工资大概在3-8万间。

有人看起来走了一条相反的路。据粉丝透露,为了参加KPL青训营,甜甜珂近三个月的直播工作都受到了影响。播酱数据显示,截止4月29日,甜甜珂4月份仅直播两场,累积仅4小时。

甜甜珂单场直播的礼物收入在1万元以上,而电竞主播每周的直播场次大多在4-6场。这意味着为了参加职业选秀,保守估计,甜甜珂每月要损失 10-20万元收入。

{{reserve_alt}}

但这究竟是一场为了理想的牺牲,还是一场经过精心策划的大戏?目前尚难给出定论。

3月初,甜甜珂曾经在微博为粉丝写了一封500字的信,表明自己的职业梦想,并因职业训练耽误了直播而感到抱歉。但很快有粉丝指出,从平时的直播来看,甜甜珂的文化水平并不高,这篇文章看起来更像是专业团队所为。

“包装”的质疑也始终出现在此次拒赛风波之中。尽管已多日未开启直播,甜甜珂的直播间里还是遍布着祝她成功进入KPL选秀的句子。还有许多不熟悉她的路人,也跑到微博为其加油打气。

对于甜甜珂,这场风波显然是利大于弊的。

考虑到她本身的竞技实力,她在KPL的前途充满未知。但流量涌向了她,即使她将来参加选秀失败,或者被KPL淘汰掉,未来的直播前景仍然明朗。

这也是女子电竞相较于女足等传统运动的优势:即使职业道路不顺利,还可以做直播赚钱。

与其他大多数电竞项目不同,《王者荣耀》并非一款男性主导的游戏。极光数据在2017年发布的一份数据显示,王者荣耀男女用户比例为54%:46%。易观千帆最新数据显示这一数字约为6:4。对于庞大的《王者荣耀》女性玩家而言,甜甜珂作为第一位KPL女选手的形象,也将带来更为长远的影响和价值。

也就是说,无论甜甜珂将来的电竞职业道路是否成功,此刻,她都是赢家。尽管这样的胜利,暂时只属于她自己,而不关那些心怀电竞梦想的沉默的女性选手们。

本文由 @用户投稿 发布于 2022-09-20。

本文系 @用户投稿 发布在 米粒谷。如侵权,请联系网站底部邮箱,收到立马删除。

本文地址:https://www.miligu.cn/2022/09/48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