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保密局的枪声》在内地曾掀起观影狂潮,影片结尾给观众留下一个大大的悬疑,我党地下工作者“老三”,也就是常亮他在台湾结果如何?归来了吗?

{{reserve_alt}}

根据《保密局的枪声》编剧吕铮讲述,“老三”的原型是中共红色特工戴龙。

吕铮早年从事地下工作,是戴龙同志的上线,戴龙奉命潜伏台湾在大陆联系的最后一人就是吕铮,戴龙从香港转道台湾,在广州吕铮见了戴龙最后一面。

全国解放后,吕铮根据当年的工作经历,创作了小说《战斗在敌人心脏里》,1978年小说被改编成电影《保密局的枪声》,即便在那个时候,“老三”戴龙的事依然还是一个无法公开的秘密。戴龙牺牲11年后,他的家人不知道戴龙的下落,不知道戴龙的身份,孩子也因父亲是失踪人员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保密工作的残酷性可以见一斑。“老三”戴龙在台湾如何牺牲的呢?

{{reserve_alt}}

戴龙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利用亲戚关系打入国民党内部,在解放战争期间为我党作了大量的工作,参与了江阴要塞的策反工作。

江阴要塞起义后,因为工作需要,戴龙没有暴露身份,继续潜伏了下来。

1949年底,戴龙受华东军区海军司令部派遣随国民党溃军一起进入台湾,老上级吕铮在广州向戴龙交待了入台后的具体任务及联络方式,并给了4000元港币作活动经费。

戴龙曾在国民党江苏警官学校学习,毕业后随国军部队在浙江、福建一带抗日,抗战胜利后,戴龙曾任华东警校校务处长,后利用亲戚关系打入国民党高层。

{{reserve_alt}}

戴龙在台湾有着大量的同学和学生关系,赴台后利用这层关系,戴龙和他们密切接触,收集到了包括台湾海军的舰船数量和装备配置、美军驻台的80多个军事顾问的资料及台北警察驻训、高雄海军力量、舟山布防、基隆军港舰船等大量军事情报。

戴龙入台,正值国民党对入台审查最严格之时,无法携带电台,当时的情报传递只能依靠人工携带,戴龙艺高胆大,使用和华东军区海军司令部提前商量好的密语,用电信局的电报向香港的我谍报人员发送情报,有时也用密写药水将情报投寄到香港的秘密联络站。

戴龙的频繁活动引起台湾军情部门的注意,一个阴谋向戴龙走来。

{{reserve_alt}}

戴龙有个警校的同事叫焦静秋,在台军中任职,焦静秋主动接触戴龙,时不时流露出对上峰不满情绪,焦静秋有次说上级安排他去舟山打游击,并让他把家属从上海接到台湾作“人质”。

焦静秋曾是戴龙的下属,戴龙对焦有些信任,想到利用焦将情报带出台岛,戴龙将一封密写后的信托焦带到上海交给上海齐齐哈尔路浦江中学姜明远,姜明远是化名,实际收件人会是华东军区海军部联络处的陈志贞。

拿到信件的焦静秋将信交给了台湾的特务机关。

{{reserve_alt}}

1950年7月,戴龙被捕,1951年1月18日,戴龙牺牲于台北南郊马场町刑场。

据吕铮1980年初告诉烈士的遗属,诱捕戴龙的焦静秋后来被从境外弄回境内受到应有的惩罚。

2014年6月1日,“老三”戴龙的骨灰从台湾运回国内安葬,有关方面为戴龙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reserve_alt}}

本文由 @用户投稿 发布于 2022-09-20。

本文系 @用户投稿 发布在 米粒谷。如侵权,请联系网站底部邮箱,收到立马删除。

本文地址:https://www.miligu.cn/2022/09/48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