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ve_alt}}

20

22

虎年吉祥

恭贺新禧

恭贺新禧

今年是农历壬寅年,欣逢虎年,不由想起“龙腾海浪高,虎啸风声远”那幅著名的楹联,昭示2022年是一个走向社会祥和、百业腾飞的年份。

人们对老虎并不陌生,老虎色彩斑斓,凶猛异常,被誉为“百兽之王”。但有趣的是,老虎却在十二生肖中排行第三,因为这种排序是根据动物的活动时间来定的,比如鼠是在子时(晚上11点至凌晨1点)最活跃,所以它排第一;老虎在凌晨3-5时最活跃,此时属寅时,因而排第三,故称“寅虎”。

{{reserve_alt}}

1月26日,在苏州上方山森林动物世界,小华南虎和妈妈嬉戏。新华社

目前来看,最古老的老虎祖先化石于2004年在我国甘肃的龙丹村东坡发现,被专家取名为“龙丹虎”,距今已有200多万年历史了。这只被称为“中华祖虎”的“龙丹虎”化石的出现,说明中国是老虎的发祥地,是虎文化的故乡。

{{reserve_alt}}

龙丹虎颅骨化石标本复原模型 图源水印

虎与龙在中国文化发展中具有重要地位,虽然“龙文化”处于中华民族文化的核心,但“虎文化”更为久远,内涵也很丰富。学者们认为“虎崇拜”应早于“龙崇拜”,因为虎图腾取材于原生动物,在原始社会狩猎时就形成了,而“龙”则由几种动物的形象综合而成,是在农业社会中兴起的。从远古时代起,老虎就成了很多氏族部落的图腾。新疆古代的塞族、匈奴、突厥、回鹘等民族都崇拜老虎;东北地区各民族有虎祭、虎神祇、虎崇拜等习俗;西南地区的彝族、土家族、瑶族、白族等民族至今仍有老虎崇拜的遗风。

老虎不仅是威猛刚强的猛兽,其形象也代表吉祥。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引用《格物论》中关于虎的描写:“虎,山兽之君也,状如猫而大如牛,黄质黑章锯牙钩爪,须健而尖,舌大如掌……声吼如雷,风从而生,百兽震恐。”这段文字,可谓是对老虎形象和行为非常逼真的描写。

中国的虎文化有多种表现形式,从考古出土器物、诗文作品、民间工艺品、军事征战等方面可见一斑。

从现已出土的文物来看,有不少影响深远、具有历史标志性的“虎文物”。目前考古发现最早的虎形象,可能是1987年在河南濮阳出土的用蚌壳拼制的“龙虎图案”,距今已有七八千年的历史了。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出土的玉器中,不乏玉虎件。安阳殷墟出土的文物中,有玉虎和青铜虎,著名的后(司)母戊大鼎的鼎耳外廓就饰有一对虎纹。1957年,安徽阜南县农民徐廷兰,在家乡的小润河发现了8件商代青铜器,其中一尊青铜盛酒器,重26.1千克,其造型精美、工艺精湛,被称为“龙虎尊”,为国宝重器。1972年春,云南省江川县的李家山出土了一件破碎的青铜器,被修复后被专家命名为“牛虎铜案”,认为这可能是2000多年前古滇国君王的遗物。1989年,在江西发现的“新干大墓”中出土一个青铜虎,因青铜虎身上雕刻着纹饰,背部有一只青铜鸟,其被命名为“伏鸟双尾青铜虎”……

{{reserve_alt}}

后母戊青铜方鼎,鼎耳外廓饰有一对虎纹 图源:河南博物院“虎虎生福——新春生肖文物(图片)联展”

这些具有时代特征的“老虎”,反映了古人对虎的崇拜、敬畏和喜爱。

从文学艺术上来看,描写老虎神态、用老虎抒情喻事的辞赋不少。在文人的笔下,老虎神勇威风,有王者霸气,能带来祥福。如东汉张衡在《东京赋》里写的“飞云龙于春路,屯神虎于秋方”;唐代李白的“笔踪起龙虎,舞袖拂云霄”;宋代谢惠连的“猛虎潜深山,长啸自生风”;元代於汝玉的“长啸一声风括地,雄跳三励兽奔群”;明代商辂的“黑为文兮白为质,光彩斑斑炫晴日”等。

民间流传着许多虎故事,如母虎乳人、老虎报恩、义虎送亲、虎守杏林、老虎听经、虎媒、老虎拜猫为师等;流行的成语典故有“龙骧虎步”“虎踞龙盘”“龙精虎猛”“狐假虎威”等,都很脍炙人口。在民间工艺品中,剪纸、虎年画、虎雕、布老虎、虎帽、虎头鞋等,其虎形象既威猛又活泼可爱,寓意驱邪保平安,具有积极的文化意义。

{{reserve_alt}}

老虎主题年画 图源:新华社

从军事上来看,老虎是军事权力和战斗力的象征。虎自古以来代表着勇士和军人的剽悍、威武和坚强,如历史上有“虎贲将军”“熊虎之士”“五虎大将”等称谓。在用兵或武器上常有与老虎有关内容,如在青铜钺、戈等兵器上常可见虎纹饰。特别是大家熟知的古代兵符,做成老虎状,因而被称为虎符。虎符源于春秋战国时期,分为两半,其背面刻有铭文,验证时需两半勘合,方可调兵遣将。现陕西博物馆藏有一枚战国时期的“秦代错金杜字锏虎符”,中国历史博物馆藏有一枚“西汉堂阳侯错银铜虎符”。在《孙子兵法》中的三十六计中,其中一计为“调虎离山计”;历史上的一些朝代,武官穿着的服装往往绘制有虎的图案。

{{reserve_alt}}

战国杜虎符 图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老虎与还与古代医药发展有关。中医认为,老虎全身是宝,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中说,虎骨酒具有壮筋骨、强腰肾、祛风寒的功能,主治肾虚骨弱,少腹冷痛,行走无力,肩臂疼痛。此外,古代一些医书上还记载,老虎眼睛可用于治痫疾发作,虎骨研成末可治骨刺鲠咽,虎骨粉末可用于恶犬咬伤,老虎肉可用于治疗脾胃虚弱、恶心和无食欲等。

……

几千年来,虎文化始终贯穿于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反映了人类丰富的想象力,从一个侧面演绎着人类文明进步的多元场景。

回归现实,自然中的虎又如何?

老虎在自然界中种属很多,分布广泛。历史上有东北虎、华南虎、新疆虎、巴厘虎、印度支那虎、马来虎、爪哇虎、苏门答腊虎、孟加拉虎等种类。笔者在自己的人生经历中,目睹过活生生的东北虎和华南虎,也见过几种现已灭绝了的虎的标本,耳闻过与老虎有关的传说与故事。

{{reserve_alt}}

吉林省东北虎园的两只东北虎 图源:新华社

20世纪80年代,我在北京动物园第一次见到了东北虎,这是体型最大的虎,体长可达2米多,体重可到270千克。东北虎在中国主要栖息于黑龙江、吉林东部海拔1000米以下的森林中。

接触到华南虎的名字是在孩提时候,那时家乡湘西常有华南虎。著名作家沈从文曾在文章中谈到20世纪30年代的湘西:“山中出虎豹,大白天可听到虎吼。”他特别写到湘西保靖县的‘野猪坡’,说当时那里因有野猪:“一到晚上,虎豹就傍近种田开山人家来吃小猪,从被咬去的小猪锐声叫喊里,可以知道虎豹走去的方向。这大虫有时在大白天也昂头一吼,山谷响应许久。”

沈老还回忆,在拔茅那个地方,他曾见到种田人跟猛虎、野猪搏斗时那惊心动魄的场面。一位老人回忆,湘西20世纪50-60年代虎患时有发生,为防止老虎伤人吃家畜,因此需要组织打老虎。有专门打老虎的人,叫打虎匠。老虎凶猛,打虎匠便采用“蒙汗药”。他们把羊带到山上,灌上“蒙汗药”,然后埋伏在四周。老虎抓吃了被灌“蒙汗药”的羊后晕晕乎乎,甚至被“蒙倒”,虎匠们就用土枪或长叉把老虎弄死,虎骨、虎皮有人来收。虎皮被制成工艺品,虎骨入药,虎肉分送给村民。随着时间前行,野生华南虎的影子越来越少。如今湘西的山依然翠绿,水仍然是清秀,但老虎声却难以听到了,那些场景永远定格在沈老笔下的故事里。

见到真实的华南虎也是在动物园。2021年5月,我去广东南岭参观考察,有幸参观了广东韶关市的华南虎保护基地,这里养着十几只华南虎。我们到时是下午3点左右,“大猫”们正在休息,对来客熟视无睹。看过这些生龙活虎的“大猫”,我们又观看了华南虎的标本,接触了“摸不得的老虎屁股”。很难得的是,在管理员的引导下,我们欣赏了一只出生3个月、养在木箱中的小老虎。这“小厮”很活泼可爱,我很冒昧地用手摸了下虎头,算是人生的一种际遇吧。

这次同行的有一位专家是研究动物行为学的,他曾是一位华南虎的找寻者,带领学生和志愿者到南岭一带寻虎多年,但一直未果。与他相处3天,耳闻了一些趣闻和故事,其中我记忆最深的是,如果你去有凶猛动物的野外考察时,最好戴一个假面具在脑后,因为动物攻击人时候一般从后面攻击,戴上面具后,动物搞不清哪是正反面,不敢轻易攻击,可赢得逃生或吓走它的机会。

{{reserve_alt}}

苏门答腊虎幼崽(左)与虎妈妈在英国伦敦动物园里散步 图源:新华社

见到国外的老虎是一种机缘。2010年11月,我有机会去印度尼西亚进行科技交流,在雅加达参观印尼的一家自然环境研究院时,见到那里收藏的一些印尼老虎标本。印尼研究人员告诉我们,印尼有苏门答腊虎、巴厘虎和爪哇虎三种虎。苏门答腊虎生活在印尼的苏门答腊岛,是现存最小的虎种,体重在120千克左右,体毛短,呈近红色;巴厘虎是最小的虎,体重不过80千克,身上条纹多且密,生活在印尼的巴厘岛,据说最后一只巴厘虎1937年被猎杀;爪哇虎生活在印尼爪哇岛,个头在老虎中为第二,20世纪70年代末已灭绝。在这三种虎的标本展室,研究人员介绍说老虎全身是宝,除虎骨的功用外,连老虎的胡须也可以治疗疮疖。我突然想起李白的“有身莫犯飞龙鳞,有手莫辫猛虎须”的诗句,于是征得他们同意,去触摸了一下老虎嘴边的胡须。

“虎胆英雄气、龙魂志士心”。走进虎年,深为老虎的雄风霸气、虎文化的多姿多彩而赞赏感叹!遥想秦昭襄王时,白虎很多,秦王不得不出重金招募人捕杀老虎。宋代时,森林中老虎处处可见,宋代著名学者苏颂记载道:“所出今多,山林处皆有之。”1876年赴新疆的考察者曾说:“那里的老虎就像伏尔加河的狼一样多!”可见那时新疆的食草动物和水资源都很丰富,老虎所处的环境优渥。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和环境恶化,老虎种群逐渐减少,巴厘虎、里海虎、爪哇虎已灭绝,我国特有的华南虎,在20世纪50-60年代被当作“害兽”,遭到了毁灭性的捕杀,野生华南虎现已难觅。如今全球现存的野生老虎不过3000多只,且这个数据还有逐年递减的趋势,老虎的生存状况堪忧啊!

记得上一个虎年2010年时,世界自然基金会称力争在2022年再逢虎年时,全球野生老虎数量能够多一倍,期待今年这个愿望不是梦想。

作者:姚昆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高新科技》总编辑

编辑:毛梦囡

审核:王飞

终审:陈磊

本文由 @用户投稿 发布于 2022-09-20。

本文系 @用户投稿 发布在 米粒谷。如侵权,请联系网站底部邮箱,收到立马删除。

本文地址:https://www.miligu.cn/2022/09/48319.html